文谦有洋

就是个死不拉几的拖更

寒掺期

用了,评论吱一声(加上哪张图片)

明儿(八点左右)抽奖截止,目前答的最多的选手在评论里,到时候直接帮你充值截图会发上来。

ps:写文什么的超级随心和慢,驴叽会补写,归溯要重改,得等长假慢慢来,不耐心的,可以不用关注谢谢。

摘纪录: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杀破狼》priest


感谢推荐

正襟危坐的炕:

( ´ ▽ ` )ノ

高邮咸鸭蛋:

看到wb上大家之前纠结那个芍药书签是楼台抛花的还是百凤山围猎师姐给羡的花。

其实我觉得墨香暗示得很明显了吧……

不光是师姐那个花,甚至全文很多地方的花都没提到过品种,只有楼台抛花这里明确提出了芍药。


所以其实就是楼台抛花啊……仔细看原著吧,最好不要在后续讨论中跑偏方向……


容易给刚入圈的新人造成错误的记忆和误导。


天大地大,原著最大。

算了算了谢谢各位提点,删了,不给魔道招黑,冷静多了,就默默看着是个什么样儿,要真这样,打心底里服气。

【夜里小故事】

短!
短!!
短!!!

       原著后期

  
  人们口中当年恶名诏诏,驾驭凶尸百鬼的夷陵老祖,现在老实巴交蜗居在含光君的床榻里,被蓝家的雅正端方治得五体投地。
  
  
  而那位宠妻抛律的含光君,自和魏无羡表白心迹起,也一改往日中蓝家孤寡老人睡姿,侧身扣着怀中人入眠。
  
  
  眼下二人都已入梦,突然身旁魏无羡嘴里砸吧砸吧两下,手脚就开始不老实的乱蹬,往床里头巴拉去。
  
  
  修仙之人本就浅眠,蓝忘机在那人动第一下时手在腰间收力,睁眼就看到魏无羡不安分的扭动,心知那人怕又在贪凉,里衣本就松垮,这折腾几下,大片胸膛裸露在外,还不知足,手脚一并往外扒着。
  
  
  已至初夏,不免春日留下根深露重,那人贪凉,则无奈闭眼, 按在那人腰上的手,施力将人轻轻一拖,魏无羡扒出去没多远,整个人又滚回了蓝忘机热乎乎的怀里。
  
  
  还在梦中的人五官皱在一块,喉咙里也咕咕唧唧不停,似被这打扰自己凉快的行径感到尤为不满。
  
  整个人又开始歪来扭去。
  
  这副不满的模样,可眼里耳里愣生听出几分撒娇和委屈。
  
  蓝忘机看着那人皱巴巴的五官,无奈轻笑一声,唇去碰上那人眉眼,手在背上来回安抚,怀里头一下子安分下来,不过手倒是还抓着蓝忘机胸口里衣,头蹭上蓝忘机的脖劲,再次睡去。
  
  
  次日醒来,魏无羡少有的跟蓝忘机同时醒来,可醒来又不代表就要起来。
  
  反正今日蓝忘机也无授课,干脆就陪着道侣明目张胆的赖床。魏无羡醒是醒了,意识不清楚,说话也是嗯嗯啊啊的。
  
  不过凭着一股子本能,倒是先把含光君的便宜摸了一遍。
  
  不知死活的在那人耳边吹口气说了句:“都说含光君高岭之花,任我上下其手顺藤摸瓜~”
  
  ……
  
  这可能也会有后续,(可能啊....)什么驴叽也就是我脑子不好使搞出来的。